我們高雄人一早起床都先說Bonjour – …

「媽,我要吃那個沾蛋去煎的吐司!」「你說法國吐司啊?那你去幫我買蛋,家裡沒有了。」還在念小學時,好幾個肚子餓的下午,就會聽到我和媽媽的這段對話,只有這時候出門幫 […]

Read more ›